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艳照门陈冠希图片 >> 正文

中国马拉松绘本第一人:跑步彻底改变了我(图)

日期:2019-12-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中国马拉松绘本第一人:跑步彻底改变了我(图)

华西都市报专访中国马拉松绘本第一人

两道光环之外,田十川更喜欢的一个身份是“一个跑者”,或者说,一个努力推广马拉松运动的跑者。“我觉得马拉松运动给我的收获,是让我去更多的地方,感受更多不同的文化,认识更多的人,然后把这些素材放进我的绘本里,可以让更多的人认识这项运动,不再一味追求成绩、身体极限,或者说这些只是马拉松的一部分。”

父亲,一道迈不开的光环

要想丢开“田老师女儿”的偶像包袱,对于目前的田十川来说还很难,“我不想老躲在父亲的光环后面,别人一介绍就说这谁谁谁女儿……”田十川心里明白,之所以能出马拉松手绘本,也离不开父亲的帮助—人生中第一个五公里就是在父亲的陪伴下完成的。

“当时我还在国外,父亲给我打个电话说,现在自己开始跑步了,有空让我也去健身房练练。因为我父亲是一个兴趣爱好很广泛的人,一会儿攀岩、一会儿爬雪山,所以我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认为这是父亲会坚持许久的一项运动。”没想到,对于跑步的这股热,田同生就是退不了烧。

回国后,在父亲田同生的陪伴下,田十川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个5公里。“跑下来第一个感觉是,天哪,我居然可以跑那么长距离,当时,这是我人生最长的一个距离。”田十川很感慨地说,自己从中学开始,最厌恶的科目就是体育,“我体育不是一般的渣,是真正的渣渣渣,跑800米对我来说就是噩梦,还跑吐过。”

父亲带了那次5公里后,田十川开始自己慢慢跑,距离也都不是很远,当时的她还不能克服青少年时期跑800米的噩梦。

“直到我完成厦门马拉松半程后,我当时第一个感触是,不要给自己的人生设限。”21公里多的距离,颠覆了田十川的想象,也让她克服了对于距离的恐惧,后来参加了一次同学会,她猛然发现当年学校的运动健将大多发体了、微胖了,而自己这位体育渣居然还活跃在马拉松赛道,“当时真的非常非常感慨。”

绘画,29岁不顾一切的冲动

捧着手里的白色手札,田十川说自己其实从未想过能真正成为一名绘本画家,但对于绘画的梦想,从来也没有放弃过。“我真正专业地接触绘画训练,就小时候大概学了10多天,后来高考那会儿想要去考艺术类院校,找了个美院老师一打听,他说‘你来晚啦,别家小孩儿6岁就开始训练了。听到这个回话,田十川被迫放弃,开始了出国留学。八年的工科学习中,她也动过念头要考美院。“就是奥地利很有名的那个美院,第一次没考上,当时签证要到期了,就没有第二次尝试。”

回国后,有一段时间田十川很迷茫,去同闺蜜聊天,她们劝道:“哎呀,你画什么画,不如去开个淘宝店卖衣服,可赚了。”也许是不甘心,也许是白羊座的那股执拗,田十川依然抛下一切所学专业,开始了画画:“我很害怕,到了这个年龄,要放弃一切去画画,去重新拾起童年梦想,真的需要勇气。”拿着自己的第一本书去见出版社领导,看过之后,那位领导建议说:“你为什么不画你爸爸,你爸爸的故事就很值得画啊?”

当时听到这话,田十川心里一下有些泄气:“我以为是委婉拒绝我,没想到,后来积极地联系我让我跟进。”就这样,第一本马拉松绘本一笔一画地丰富起来。“但是那本书一直在修改,很多故事是我陪着父亲参加了柏林马拉松后加进去的,或者我完成第一个半马后加入了自己的一些体会。很多感觉不是自己亲身体验,绝对画不出来,或者说画不到那么真实。你没有在35公里体会想死的撞墙期,那真画不出来。”

未来,让更多人爱上跑步

“我以前的个性不是这样,根本不爱说话、很排斥说话,甚至还有一段时间抑郁过,但是跑步带给我很大很大的改变。”田十川说,跑步最大的收获是让她的性格更加开朗起来,“我问过很多跑者,他们跑步的状态都是和自己的内心对话,不去想什么,不去听歌,就感受自己的呼吸、身体的疼痛和预警,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感觉。”经过了无数次和自己的交流后,田十川说自己变得更加勇敢,敢于面对和表达,敢于为了自己的梦想奋不顾身。

“很多人参加马拉松是为了追求成绩,而我不是,我是希望见识更多的文化。去一个地方跑马,感受这个城市的风土人情、赛道文化,这是完全不同的体验。”田十川把自己双腿和双眼奔走、见识过的一切留在了绘本上,让更多的人爱上马拉松背后的文化,或者说马拉松的精神意义。

“在柏林,我们看见有些跑友在背心上写字:我为战胜血癌而跑。还有人写:我切了一个肾。去赛道看到这些普通的人,会让你肃然起敬,会让你自然而然地很有热血,想全部画出来让更多人感受到。”

马拉松在中国的这股热潮,身处其中的田十川也认为,感受到了一些变味,“很多人想搭上这班车去挣钱,可以理解。”即便如此,她依然逢人就推广马拉松:“哎呀你去跑步吧,跑步的好处可多了。”问到原因时,田十川淡淡地一笑:“很简单啊,因为我就是实实在在被改变了,体会到这里面好处了,也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感受到。”

华西都市报记者陈甘露

/记者手记/

女人三十才开头把马拉松绘本

画到头

摸到《百马人生,从55岁开始》这本书,比认识田十川要早个大半年。当时翻开这本绘本,你会以为书的作者是一位稚气未脱的小姑娘。实际上,田十川是一位童心未泯的大孩子,握着手感笔开始作画时,她已女人三十,但年纪依然不妨碍她看着《海贼王》泪流满面,依然不妨碍她的追随者年龄跨越两代—跑友和跑友的孩子们。

“我不希望我的书很严肃,我也不希望我的书很专业,我是写给蠢蠢欲动的菜鸟们看的,看了之后他们有勇气上路。”这是田十川马拉松绘本的所有基调—把高高在上的马拉松推到你面前,让你明白一个平凡人的身体可以跨越这42.195公里。

作为马拉松绘本第一人,田十川头顶的光环和压力是对等的:“有时候在家里半夜想起一个点子,我爬起来给老公讲,滔滔不绝,然后我们大眼瞪小眼。”已经出版的两本书,里面的每一个细节、每一次晕染都出自她一人之手,“很奇怪,我又不是处女座,但我就真的不习惯别人来帮忙,感觉做了我还要重新来过。”

田十川的出版计划里,已经堆了好几本书,一个助手是她目前最急需的,“美院、网站到处发帖,也面试了几十个人了,但没一个满意的,不是手上活不行,就是别人对我们的工资要求不满意。”出书,算不上赔本买卖,但大抵还是薄利的活儿,“出于职业来说,我们要情怀也要回报,作为女性创业者来说总是相信情怀够了回报也不会少,但这个社会还是更看重回报,不在乎你背后的情怀。”

跑步席卷而来的商机,已经像海浪一般,很多人背着冲浪板赤身前来,谈起自己第一人的头衔,田十川说:“会跑步又会画画的人,绝不是只有我,只是当初我做得早了一点。”现在,已经有跑友出了关于拉伸的绘本,很多人也奔着跑步绘本、马拉松绘本的甜头而来。“其实,出书赚不了什么钱,特别是我每一次出国找素材,一来一往的机票住宿都是不小的开销,只是愿意这样坚持下去,希望圆童年的这个梦,太多次半途而废、中途放弃了,这一次就想把马拉松把画画做到头再说吧。”

华西都市报记者陈甘露鄂州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郑州癫痫病儿能治好吗河南哪家医院看癫痫病比较好

友情链接:

鹰拿燕雀网 | 韩国旅游最佳季节 | 蚌埠学院宿舍 | 公司励志歌曲 | 人像素描教程 | 顺德家政公司 | 香港加州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