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上港集团股价 >> 正文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77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77

“奥义!千鸟!”
凯南甩出手中的十字镖。
亚托克斯面对飞来的十字镖,没有躲闪,他径直就冲了过去。
泰达米尔飞旋着大刀,就势跃起,砍向了凯南。
亚托克斯的剑刃刺向了凯南,凯南双手做势,化成一颗带着雷电的光球,撞开了泰达米尔。迅速的在亚托克斯身边旋转起来。
几道雷电,在光球旋转的同时打向了亚托克斯。
顿时,雷光将亚托克斯覆盖。
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凯南跃到了亚托克斯的身后。
身后是一片火海。

“真是不错。”
亚托克斯从火中走出,竟是毫发无损。
“还有什么把戏?都使出来吧。”
凯南转身,抽出十字镖,打向了亚托克斯,却被他一把握住了那飞镖。
“还有么?”
亚托克斯捏碎了那飞镖。
凯南冷哼了一声。
忽然,亚托克斯的身边,立起一道道的雷柱。
“重复无用的招式,我不会用第二次。这飞镖,只是一个媒介,送你入地狱的媒介。”凯南道。<西安癫痫病医院在哪br />他站在原地,开始摆出手势。
“谜奥义!”
“万雷!天牢引!”
天空开始变得阴晴不定。
“阻止他。”亚托克斯对身边的泰达米尔说道。
泰达米尔冲了过去,却被凯南的雷柱拦住。
“这是为了被你挑断手脚筋的慎。”
天空落下一道巨大的雷光,将凯南面前的一切覆盖。

“结束了。”
凯南看着面前的雷光。
这时,从雷光之中,飞出了一把剑。
凯南一个躲闪,却来不及,剑刺中了他的手臂,将他钉在了一棵树上。
“真是有趣,我居然感受到了那么一丝丝的疼痛。”
亚托克斯慢慢的从雷光中走出。
泰达米尔也从雷光里走了出来。
“你的把戏,已经用尽了么?”亚托克斯看着被钉在树上的凯南。
他伸出手,一把抓在了泰达米尔的胸前,手上沾满了泰达米尔的血液。
他将血液,擦在了凯南的脸上。
凯南的脸竟烧灼起来,他痛呼着,不停的挣扎。
亚托克斯抽出剑刃,斩断了凯南的双手。
凯南从树前落下,倒在了亚托克斯的脚下。
他的头被亚托克斯死死的踩住。
“就是这种声音,无比的..完美..哈哈哈..哈哈”亚托克斯笑着,将剑刃刺入凯南的背脊,将他挑起,撕成了两半。
凯南的血,溅在了亚托克斯的脸上,将这恶魔的脸映衬的无比狰狞。
“慎..是吗?还有阿卡丽?他们是你的朋友?”他将剑刃收回,张开了翅翼。
“放心,他们,应该没走多远,很快,你就能和他们见面了。”
他大笑着,隐入了泰达米尔的恶魔之刃中。
泰达米尔低吼一声,向着阿卡丽等人离去的方向,极速的奔袭而去。

阿卡丽望向身后。
那隐隐约约的雷光和那咆哮声让她感到十分的不安。
“我要回去..”
“凯南他..”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担忧。
“那好。”
艾瑞莉娅将身上的慎放到了地上。
“我回去找他,你带着慎先走吧。”
“之前,承蒙你们照顾,我才活了下来,如果我不做点什么的话,我的良心会受到谴责。”
她说着,唤出了十字剑刃。
“你们要去哪里?”
泰达米尔从树丛后跃出,跳到了艾瑞莉娅等人的面前。
他的恶魔之刃上,慢慢幻化出亚托克斯的身影。
“我已经说过了,一个,都别想跑。”

这时。
忽然从远处的密林里飞出一只巨大的机械爪。
机械爪一把将慎抓起,连带着阿卡丽,一同抓入了密林中。
亚托克斯稍稍愣了愣神。
就在他愣神的同时,那机械飞爪又一次的飞出,将艾瑞莉娅抓在手心,收了回去。
“那是什么?”亚托克斯皱眉道。
“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他的气息。”哈尔滨那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发动机,已启动——”那体型高大的机器人将三人抱住,打开了自己的胸口上的蒸盖,将三人扔了进去,蒸汽喷出,他发了疯的朝前逃去,眨眼间,便已经跑出了百米之远。

布里兹急速的奔跑着。
他冲出了这片丛林,面前是一片山脉。
他回头看了看那片密林,然后,跑进了山脉的峡谷之中。
奔跑了大约十多分钟之后。
来到一个山洞面前,他停了下来。
左顾右盼,然后,走了进去。
“扑通。”
阿卡丽,艾瑞莉娅,还有慎,被布里兹从蒸汽盖里扔了出来。
三人早已经被这一路的极速颠簸震的头晕目眩,软趴趴的倒在地上起不了身。
“布里兹~好样的。”
山洞内蹦蹦跳跳的跑出一滩绿色的粘液,极富有弹性,那团绿色的胶凝嘭的一声,扩大了数倍,变成了一个人的形状。
“布里兹,我们扎布搜救队又成功找到并救出了三位幸存者!”
布里兹看着他。
“一个,两个,三个,居然是三个妹子。”
那橡皮人挑挑眉毛。
“扎克,我被人跟踪了。”布里兹发出机械的音调。
“是吗,等会我去打开雷达显示仪,看起来他们似乎在被追杀,这个美女好像受伤了。”橡皮人看着慎,把嬉笑的脸收起,变得正经起来。
“好吧,你把她们带到休息室去,我带这个受伤的小姐去治疗一下。”
布里兹将两个女人抓起,走入了山洞的通道内。
扎克将慎抱起,打量起了他身上的伤口。
“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啊,好严重的伤...”
他瞄了瞄慎的面容,又望了望他的胸口。
良久。
“...好吧,看来我要滴几滴眼药水了,这几天眼睛有点问题,男女都不分了,不过真是超美型啊..果然是闪闪发光到无法睁开眼睛的地步么。”
“滴哪个眼药水呢好呢..”
“金克斯送我的那只?还是凯特琳的?蔚的被我弄丢了,要不就是我妈咪的,嗯..”
扎克嘀咕着,抱着慎,走入了洞穴的深处。

“啊啊啊啊...啊逑!”
蓝发少女坐在电视机前,擦了擦鼻子。
“我就知道蔚这个家伙肯定在背后说我坏话。”
她无聊的吃着手中的爆米花桶。
“前一个月还用导弹空袭皮尔特沃夫来着。这个笨蛋这次好低调,电视上都没她的报道来着,是打算偷袭我吗?”
她捂嘴笑。
“果然是个可爱的小女生啊,真是喜欢极了。”
她扔掉了手里的爆米花桶,靠在沙发的上的一条贵宾犬呜呜的叫了声,跳下了软沙发。
“凯特琳最近也好像没什么消息啊..这两个大胸妹到底在干什么呢。”
她嘀咕着,来到了衣柜前。
一脚踢破了衣柜的门,把一个工具箱提了出来。
她打开了密码锁,将箱子打开。
里面,静静的躺着两把武器。
她将那把黑色的迷你机枪拿出,打开了机枪的保险。
只听见咔嚓一声,她将机枪上膛,瞄准了面前用凯特琳和蔚的样子做成的枪靶标。
“皮尔特沃夫,警局一日游~”

皮尔特沃夫。
警局。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愤怒的将一叠文档摔在了办公桌上。
“失踪报告?这是什么狗屁报告!我活要见她们的人,死我也要看到她们的尸体!”
“监察长..”
站在办公桌前的警察擦了擦脸上的汗。
“我们已经派出了所有的警力,但都没有结果,实验室那边也没有杰斯的消息,皮尔特沃夫的犯罪率在持续上升,市民已经向政府提出抗议了。”
“已经半个多月了,一点线索都没有?你们警局到底干什么吃的?副局长的位子,你还想不想当了?”
“可是..监察长..您不觉得,这件事情太奇怪了么..凯特琳警长她们..”
嘭!剧烈的爆炸。
办公室的墙被炸出巨大的口子,监察长与那个副局长连忙躲到了办公室的角落。
“我也觉得奇怪,这几天为什么没动静。”
蓝发的少女,叼着一颗棒棒糖,从炸开的口子里走了出来。
办公室外顿时炸开了锅,文员纷纷蹲下了头,十几个特警从通道外冲了过来。
少女拉起那副局长,蹦跳着走到门口。
“先生们~现在是私人会客的时间。”
她说着,将那副局长扔出办公室,四周竟发生了震动,办公室的地面裂开,竟与墙体脱离,慢慢的往上身。
只见这座办公室,竟被一架无人机悬空掉起,升入了高空中。
“你..你是金..”监察长指着那少女道。
啪,啪啪啪啪啪。
回答他的是一梭子的机关枪子弹。
监察长惨叫着,捂住身体,不停挣扎。
过了一会,他停下了挣扎,睁开眼睛摸了摸身上。
“嗯?没中?”
一个装置,被吸附到了他的身上。
“20秒。”少女看着他,拿出了一个秒表,说道。
“给你20秒,把凯特琳和蔚失踪的过程都给我说一遍。”
“你在恐吓我!你这个恐怖分子!”监察长怒道。
“5秒~”
“我不会告诉你的!”
“10秒喽~”
“我..我..”
“15秒~我超喜欢爆炸的~”少女拿出了遥控器。
监察长喘着粗气。
“16~ 17~”
“好吧。”少女耸耸肩,打开了飞行背包,准备按下按钮。
“等等!具体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因为我也是刚来凯特琳和蔚是同一天失踪的是在16天前如果你想知道更多的你可以去找皮尔特沃夫实验室里的博士他似乎是看见杰斯的失踪的目击者求求你把这个该死的装置停下!!!”
少女愣了愣声神。
秒表上的时间刚刚到20整。
“嗯..嗯,呃..”她敲了敲头,有些反应不过来。
“很好!你通关了。”少女笑道,将手中的操控器扔到了那监察长的身上。
“皮尔特沃夫实验室么?那些该死的化学烧瓶和玻璃棒?”少女做了个鬼脸,打开了飞行装置,从吊在半空中的办公室跳下。
“喂!!你先把我放下去啊!!”
少女滑翔着,带上了耳麦,任凭那悬吊在天空中一直上升的办公室传来的阵阵咆哮不止。

时间慢慢的过去。
转眼间,夜晚已经到了。
城堡内。
几人围坐在沙发前。
“找不到,一天了,那个叫奥拉夫的家伙到底去哪里了。”
莎拉翘着腿道。
“掉进马桶被水冲掉了。”普朗克喝了口朗姆酒。
娑娜抱着琴,眼神有些忧郁。
努努和菲兹抱在一起,躺在沙发上呼呼的睡着。
“还有崔斯特,之前看到了那个女人,也都找不到。”
“死了,肯定是死翘了。”普朗克耸耸肩道。
“我觉得事情越来越诡异了,我们应该离开这里。”莎拉道。
“不找他们了?女人果然都是些冰冷的动物,除了屁股之外。”普朗克哼哼。
莎拉一听,站了起来,却被娑娜拉住。
娑娜朝她摇了摇头,莎拉瞪了普朗克一眼,坐了下来。

一个帐篷内。
“啪,啪啪啪。”
“唔...”
“啪啪啪啪啪。”
“好痛..”
伊泽瑞尔醒了过来,捂住脸。
“你总算醒了。”卡西奥佩亚收起蛇尾。
“伊泽大哥哥..”安妮冲上去抱住了他。
“安妮好担心你啊..看到你醒了真的好开心啊。”
“我好像昏迷了,应该是十头大象的麻醉剂量啊..我还以为我死了呢..”伊泽瑞尔捂了捂头。
“十头大象的麻醉剂量..怪不得我吸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醒。”卡西奥佩亚哼了哼。
“吸..吸吸..?”伊泽瑞尔有点结巴。
“是我的小蛇,你觉得我会帮你吸么?自作多情。”卡西奥佩亚拎出一条已经软趴趴的蛇。
“哦..”伊泽瑞尔呼了口气。
“阿木木和迦娜姐姐在煮东西哦,安妮刚才去看了,好香好香的。”
安妮亲昵的蹭着伊泽瑞尔的衣襟。
“那个女孩呢?”伊泽瑞尔道。
卡西奥佩亚一听,脸便沉了下来。
“哦,她在外面,活蹦乱跳的呢,真是幸运啊,伊泽瑞尔,那个来自德玛西亚的光辉女郎,居然被你救活了?我可真是要感谢你呢,救了那个窃取了诺克萨斯打量情报的特务。”
“打住,我保持中立。”伊泽瑞尔抱起了安妮,站了起来。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救了我的命,我的胶囊里还有皮尔特沃夫甜点坊的奶油布丁,可是手工制作的哟。”
“谁要吃你的鬼东西。”卡西奥佩亚哼了一声,游出了帐篷。
“安妮也要,安妮也要吃啊。”安妮拉扯着伊泽瑞尔的衣领。
“好吧好吧,晚饭吃好再吃甜品,只能吃一点点哦。”
“嗯嗯嗯。”安妮点了点头。
看着卡西奥佩亚离开了帐篷,伊泽瑞尔小声的嘀咕了一下。
“光辉..女郎..么。那么,她是德玛西亚军部的人吧..真是个美丽的女子啊。”

“呦嗬~”
“各位先生小姐,晚餐时间到了。”
山洞内的一角。
那餐桌前,扎克戴着一顶厨师帽子,系着围裙,推着送餐车,走了进来。
“这是你们的,松子鱼酱和蜜汁鹅肝。”
他把餐盘放到阿卡丽和艾瑞莉娅面前。
“还有你的,大块牛肉。”
“喔,真棒,我爱死你了,鼻涕。”
酒桶拍了拍他的肚子。
“我的荣幸~”扎克挑挑眉毛。
“请问他是..”艾瑞莉娅好奇的问道。
“哦,酒桶吗,他是我在搜救途中遇见的,在我这白吃白喝了好久了。”
扎克淡淡道。
“喂,这可不是白吃白喝啊,兄弟。”酒桶举起他的酒杯。
“这一切都是为了美好的生活!干杯!”
“对了,布里兹小甜心,这是你的晚餐。”扎克把一大节备用电池放到了布里兹面前。
阿卡丽看着面前的香气扑鼻的鹅肝。
“我吃不下,你们慢用吧。”她说着,走了出去。
“她怎么了。”扎克系上餐布,拿出了刀叉。
“因为凯南的关系吧,凯南是她的师兄,凯南独自一人对抗那个恶魔,让我们离开,慎的伤,也是那个恶魔所为。”
艾瑞莉娅说道。
“自己的师兄在外面不知生死,自己却在这里吃着美味,换谁心里都不好受。”
艾瑞莉娅叹了口气。
“我出去陪陪她。”
“好吧。”扎克朝走出去的艾瑞莉娅招招手。
“你要是等会饿的话,我给你热点小米粥。”
“谢谢。”艾瑞莉娅朝扎克微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哦...天哪,真是个善良的姑娘。”扎克看着艾瑞莉娅离开,他用手托着武汉治癫痫病专科医院脸,一脸的憧憬。
“妈妈,我想我恋爱了。”

扎克洗完了碗,哼着歌来到了医疗室。
“感觉怎么样?”
他看着医疗床上的慎。
“不好不坏。”慎淡淡道。
“你生活在这里?”慎问道。
“我才不会住这种地方。”扎克跳到控制台前,噼里啪啦按起了键盘。
“这些设备都是我爸的,放在我的胶囊里,上次搬家的时候我忘记还给他了。”扎克说道。
“你..父亲?”慎的语气里带着疑惑。
“干嘛。”扎克回头。
“我爸在祖安,可是有名的从事海克斯武器研究的科学家,他可是一个大帅哥。”
慎没说话,管自己躺着。

“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剑。”
慎道。
“放弃吧,没那个可能了。”扎克戴上一副没有镜片的黑色眼镜框。
“根据你的身体状况的恢复来看,再过两天,你就能走路了。”
“手筋脚筋已经没有恢复的希望了,那个家伙出手太重,你以后就只能回家养花种地抱孩子了。”
“丰富的田园生活..是吗?”慎想了想,说道。
“算了,还是杀了我吧。”
“杀了你,哦,别这样,我可没那种爱好。”
扎克推了推眼镜。
“那我还是自尽吧。”
“放心,我总会有办法救活你的。”
“...”慎没有说话。
“放心,我在帮你查资料,我妈好像存储了一套人体助力系统,我不知道放哪里去了。”
“要帮你装个义乳吗?”
扎克忽然冷不丁说道。
“做什么的。”慎问道。
“会变成强大的战士。”扎克说道。
“那你自己装吧。”
慎说完,别过头,暗暗的嘀咕了一下,不知道在说什么。

卡尔萨斯合上了书本。
天空落下一道光束。
光束之中,凯尔将翅翼收拢,走了出来。
“你已经醒了么。”卡尔萨斯看着凯尔,平静道。
“我需要收集圣物,封锁掉远古之门,这一次,我不能再失败了。”
卡尔萨斯静静的望着面前的金发女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神圣光辉照在卡尔萨斯的衣袍上,却没有一丝的亮光。
“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希望暗影之力不插手这次的纷争,我需要面对的黑暗,不仅仅是我的妹妹。”
“对不起,我做不到。”卡尔萨斯轻轻的发出一声叹息。
“我只能顺着命运的轨迹慢慢走下去,你也一样,凯尔,我与你的交易,已经结束了。”
“...”凯尔似乎是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结果。
“我只是个旁观者,我在研究死亡之书的奥秘,它能让我离开这个岛屿。”
“如果暗影坚持要得到远古力量,我只能将暗影岛当做我的敌人。”凯尔道。
“希望下次见到你时,卡尔萨斯,我希望你能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她说着,正要踏入光里。
“凯尔。”
凯尔转身,望向着无比睿智的巫妖。
“你的盔甲,应该好好的擦一擦了。”卡尔萨斯说道。
凯尔愣了愣神,没有说话,她转身走入光里,消失不见。
...
卡尔萨斯将书放入袖袍之中。
“也许,我也应该做点什么了。”
他望着远处,轻轻说道。

奈德丽走在前面。
她回头。
一个身影迅速的躲到了树丛后面,伸出头来小心翼翼的望着她。
奈德丽叹了口气。
“阿狸..你出来吧,我又不会吃人。”
“可是..”
阿狸可怜兮兮的看着奈德丽。
“奈德丽说过,如果靠近奈德丽的话,就永远都不理我了。”
“只是气话。”奈德丽回过头来。
“是吗!”阿狸抖抖耳朵,连忙跑了过来,跃起扑到奈德丽的背上。
“啊呀..下来啊,我有话和你说。”奈德丽说道。
“你说。”阿狸眨着眼睛。
“第一,不能有过于亲密的举动。”奈德丽说。
“好的。”
“第二,不要有什么奇怪的称谓。”
“好的,小猫猫。”
“第三,晚上睡觉的时候不要来烦我。”
“行啊。”
奈德丽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她背着阿狸,慢慢的朝前走去。
“以后还是朋友,对吗。”
“对啊对啊。”阿狸点点头。
“不管前世,我只希望和你在一起,就够了。”阿狸靠在奈德丽的肩膀上,轻声说道。
“笨狐狸,你好重啊。”
“奈德丽骗人!人家身材很好的好不好,再说了,你又不是没摸过..”
“哪有..”
“前天晚上...还说没有。”
“我不是也被你摸了吗..”奈德丽道。
“切,总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懂么?我想摸哪里就摸哪里。”阿狸哼了哼。
“啊..忽然感觉手好酸啊..好无力的样子。”奈德丽道。
“哇啊啊啊..你别放手啊..”阿狸死死的抱着奈德丽。

奈德丽背着阿狸慢慢的走着。
“奈德丽。”
“嗯?”
“你昨天晚上,有没有被蚊子咬啊?”
“蚊子?”
“嗯。”阿狸点了点道。“就感觉被针扎了一下,早上起来发现大腿上有一个好大的洞,但是又不疼。”
“这么说的话,我好像也有..也是感觉像是针刺的,这里的虫子比起大陆森林里的,可要凶的多了。”
奈德丽道。
“是嘛,那我们可真是有缘分哦,被同一只蚊子咬诶。”
“还有那么夸张..”奈德丽笑了笑,背着阿狸向前走去。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鹰拿燕雀网 | 韩国旅游最佳季节 | 蚌埠学院宿舍 | 公司励志歌曲 | 人像素描教程 | 顺德家政公司 | 香港加州宝宝